移动版

商誉爆雷、资金往来异常被出具保留意见 广东榕泰年报“难产”后或面临退市危机

发布时间:2020-07-22 21:31    来源媒体: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商誉爆雷、资金往来异常被出具保留意见 广州榕泰年报“难产”后或面临退市危机

7月21日,广东榕泰(600589)(600589.SH)收到上交所发来的2019年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对2019年年报被会计师出具保留意见和内控否定意见的相关问题作出详细说明,同时要求对大幅计提商誉减值及资金是否存在占用等问题进行说明。

年报“难产” 或引发退市

因为一再推迟发布业绩报告导致年报“难产”,广东榕泰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广东榕泰原计划在4月29日发布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但4月29日发布的延期披露公告称将延期至4月30号披露。但4月30日投资者等来的却是再度延期的公告,披露日期延期至6月30日。广东榕泰此后接连发布退市风险警示公告。因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报“难产”,公司若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披露,将可能面临退市风险。

直到6月23日,广东榕泰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才姗姗来迟。不过,在年报对外披露之前,广东榕泰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5月21日晚间,广东榕泰连发两条有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公告,引发市场关注。广东榕泰在当晚先发了一条公告称,因“未按时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不过随后广东榕泰又发布了更正公告,称“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而“未按时披露定期报告”的内容被删除。

商誉减值、存贷双高财务异常年报被非标

事实上,公司因“未按时披露定期报告”早已引起市场的高度关注,这也成为投资者猜测是其被立案调查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广东榕泰被查的具体原因尚不明确,但公司商誉隐忧、存贷双高等问题早已被业界质疑,2019年年报也因财务异常情况被会计师出具保留意见和内控否定意见。

2019年,广东榕泰在这份迟到的年报中商誉爆雷,计提了巨额商誉减值损失,直接导致公司业绩出现亏损。2016年,广东榕泰通过重大资产重组完成了对北京森华的收购,北京森华主营IDC业务,即机房托管。这笔并购耗资12亿元,形成了10.64亿元的商誉。和很多上市公司并购谋求转型的方式一样,这也是一个高商誉、高估值、高业绩承诺的并购。

2016-2018年的三年业绩承诺完成率为99.22%。2019年是北京森华业绩承诺期满第一年,实现净利润3158.2万元,同比下降78.43%,降幅较大。广东榕泰为此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7.29 亿元,这成为广东榕泰2019年亏损5.38亿元的主要原因。

除了商誉大额减值外,广东榕泰还出现存贷双高的财务异常。年报显示,2019年末,公司账面有高达10.03亿元的货币资金,但同期还有高达短期借款8.99亿元的短期借款,也由此带来了9062万元的利息支出。手握大量现金还不惜付出高额代价借贷的行为,实在有违正常的额商业逻辑。上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也要求广东榕泰对此处给出合理解释,并质疑是否存在资金被占用的情况。

广东榕泰“迟到”的2019年年报被2019年年报被会计师出具保留意见,涉及事项为公司2019年12月支付广东国华机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下称广东国华)9000万元设备款。会计师无法判断广东国华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以及上述交易的商业实质。此外,公司与部分供应商存在显著超过正常采购货物之外的资金往来。会计师无法判断该等资金往来的性质及公司与该等供应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6月4日、5日,广东榕泰董秘徐罗旭、独立董事李晓东先后提出辞职。在此之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家族成员因赠予、继承事项发生内部权益调整,广东榕泰实际控制人也相应由杨启昭、林素娟和其子杨宝生,变更为杨宝生。

对于广东榕泰的后续进展,中国网财经将保持持续关注。

(文章来源:中国网财经)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