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巨亏5亿!这家上市公司30条公告后复牌 4亿资金出逃无门

发布时间:2020-06-24 06:50    来源媒体:金融界

23日大盘低开高走,个股普遍上涨,但是广东榕泰(600589,SH)的5.7万名股东却开心不起来。

尽管广东榕泰在停牌近2个月后终于迎来复牌,并且在22日晚间发布了包括2019年年报在内的多达30条公告,可是复牌后仍然无量一字跌停,近4亿元压在跌停板上。

公告显示,广东榕泰近期麻烦缠身,不仅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从而引发股民维权,而且也面临退市风险。当年的“优等生”为何落到如此境地?

复牌一字跌停,近4亿元出逃未果

23日是广东榕泰(600589,SH)复牌后的首个交易日,上一个交易日还是4月29日,停牌时间接近2个月。

不过,广东榕泰复牌后仍然没有什么悬念,延续了停牌之前的连续下跌走势,直接封死在一字跌停板上直至收盘,最终跌幅为9.92%,收报5.81元/股。

截至收盘,跌停板上还趴着674033手大单力图出逃,合计超过3.9亿元。

广东榕泰卖五统计

盘后龙虎榜显示,平安证券的两个营业部成为广东榕泰最大的买家和卖家,前五席位合计净买入约80万元。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接下来广东榕泰会怎么走?股吧里面的网友简单分析如下: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股吧

想当年,广东榕泰也曾经“阔过”:在2015年底,其股价一度大涨至17.50元/股(前复权),如今4年半过去,股价仅剩下三成多一点,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2019年净利巨亏超5亿元

对于广东榕泰连跌4年的原因,网友们的眼睛是雪亮的: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股吧

所有这一切都在广东榕泰昨日晚间的公告中“安排得明明白白”。

6月22日晚间,广东榕泰一口气发布了多达30条公告,其中包括重要的2019年年度报告、2019年审计报告、最近两个季度的经营数据、计提商誉减值,以及立案调查进展暨风险提示。

图片来源:广东榕泰2019年年报

其中,年报的情况可谓“触目惊心”,2018年公司还处于盈利状态,但2019年即告巨额亏损: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4.74%;净利润同比下滑450%;扣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718%。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年报已经“难产”了近两个月。据《大众证券报》此前报道,按照预披露计划,广东榕泰本应在4月29日发布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报。4月28日晚间,公司公告称,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公司审计工作进度受到影响,年报审计工作目前已基本完成,为确保定期报告信息披露质量,将延期至4月30日披露。

4月30日,广东榕泰仍未披露上述报告。公司表示,因会计师事务所无法按时提供2019年审计报告,使定期报告所涉及的部分信息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在短时间内无法鉴别核实,无法按时披露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

随后,上交所向广东榕泰下发监管工作函,指出公司未能按期披露年报已经违反《证券法》有关规定,并可能触及《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退市情形。上交所将对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启动公开谴责程序。5月7日,广东证监局对公司下发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苦等近2个月后,迎来的却是这样一份“凄惨”的年报,持有广东榕泰的股民心中滋味自然不太好受。

计提巨额商誉减值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除难看的年报之外,广东榕泰2019年计提的超7亿元巨额商誉减值也是年报亏损的主要原因。在公告中,广东榕泰表示:

2019年,森华易腾受联通鲁谷机房光纤中断影响,公司多线带宽服务优势减弱,公司新客户签署难度增加,大客户无法扩容,产生用户流失等问题,没有自有机房制约公司业务发展因素更加显现,且公司在主动调整机房资源,优化业务结构中造成上半年营收和利润减少。

公司对涉及的森华易腾相关资产组可回收价值进行评估,公司需确认森华易腾商誉减值损失73,987.89万元,减去以前年度已计提的减值准备1,044.58万元,2019年度公司需补提减值准备72,943.31万元受计提商誉减值的影响,公司经营业绩首次出现亏损。

另外更重要的是:广东榕泰2019年度财务报告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大华审字[2020]0011513 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图片来源:广东榕泰公告

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持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是基于上图中的三个事项:一是是否存在关联交易;二是内控与会计核算脱节;三是涉嫌信披违规。

涉嫌信披违规存退市风险

股民集体索赔

而在股民们更为关注的涉嫌信披违规方面,广东榕泰也对立案调查进展和风险提示进行了公告:

图片来源:广东榕泰公告

公告显示:“截至本公告发布日,公司经营情况正常。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过程中,尚未有结论性意见。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如公司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中国证监会最终认定构成信息披露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公司股票将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或暂停上市或其他处理情形的风险”。

而广东榕泰这一信披违法违规行为,要追溯到2018年的年报。据报道,在2018年财报披露之后,广东榕泰相关财务数据一度引发较大争议。年报显示,2018年末,公司货币资金12.42亿元,但短期借款9.92亿元,长期借款1.03亿元;年利息费用8069.82万元,占公司净利润的52.50%。对此,公司在回复证监会问询函时表示,公司备存资金量10.00亿元左右是在公司正常经营状态下所需的合理资金规划得出的资金持有量。

但根据公司2019年三季度报的数据,公司持有货币资金仅为3.78亿元,远低于公司之前所称10亿资金量的“合理范围”。相反,公司截至报告期末还同时持有近5亿的理财,以及9.75亿的短期借款,这即是业界所质疑的“存贷双高”的问题。

据界面新闻报道,目前,鉴于公司已被证监会调查,各平台已经启动广东榕泰投资者的索赔预登记。相关索赔预征集公告显示,广东榕泰投资者可以信息披露义务人违反法律规定,进行虚假陈述并致使其遭受损失为由,提起索赔。可索赔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自广东榕泰上市之日至2020年5月22日之间买入广东榕泰股票,并在2020年5月22日之后卖出或者持有广东榕泰造成亏损的投资者,可以参与索赔。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吴立骏律师认为,凡是在2020年5月21日收盘时仍持有广东榕泰的受损投资者,参与预征集进行索赔。最终索赔条件以证监会处罚决定和法院认定为准。

上海申亚律师事务所杨长青律师认为:凡在2020年5月22日之前买入,并在2020年5月22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且亏损的投资者,有望获赔。

而在论坛里,也有投资者发起了征集索赔,不过目前看来报名参与的人还不多。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股吧

当年的“优等生”遭遇变故

据报道,广东榕泰于2001年上市,是一家潮汕地区的上市公司。2016年之前,公司业务以化工材料为主。2016年,公司作价12亿元完成对森华易腾的并购,借此切入IDC(互联网数据中心)运营领域。目前,广东榕泰的主营业务为化工材料和互联网综合服务。

若无年报“难产”一事,广东榕泰业绩连年增长,本可以保持投资者心目中的“优等生”形象。

2016年至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14.37亿元、16.43亿元、17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1.34亿元、1.54亿元,而在2019年首次出现亏损。

广东榕泰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榕泰瓷具和兴盛化工仍然位居第一、二位,其余8位流通股东均是自然人。机构成为广东榕泰前十大流通股东还要追溯到2018年年报时,当时工商银行的一只指数基金位居第六大流通股东。

广东榕泰日前公告,上市公司原实控人之一林素娟去世,引发公司控股家族一系列内部调整。

据广东榕泰4月22日公告,公司4月20日收到控股股东榕泰瓷具及公司第二大股东兴盛化工的通知,公司的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家族成员因赠予、继承事项发生内部权益调整。此前,公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为杨启昭、林素娟和其子杨宝生,杨宝生系上述群体的核心成员,负责经营管理上市公司。本次权益变动后,杨宝生为公司实控人,继续经营管理上市公司,并对上市公司实施控制。

上述公告显示,本次权益变动前,杨启昭、林素娟夫妇通过榕泰瓷具和兴盛化工控制公司30.94%的股份,杨宝生直接持有公司0.92%的股份,杨启昭、林素娟、杨宝生互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上市公司31.86%的股份。本次权益变动后,杨宝生通过榕泰瓷具和兴盛化工控制公司30.94%的股份,个人直接持有公司0.92%的股份,合计控制上市公司31.86%的股份。上市公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上市公司权益、股份数量均未发生变化。

此外,数据显示,自去年6月底开始,广东榕泰的股东户数不断增加,截至2020年5月底为5.7万人。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